首頁 / 觀點&研究 / 正文

張藝謀新片《滿江紅》定檔春節,我們在期待什么

《狙擊手》后一年,張藝謀攜新片《滿江紅》再度挺進春節檔。這也是這位大導繼2018年的《影》之后,時隔三年重回古裝片領域。

《狙擊手》后一年,張藝謀攜新片《滿江紅》再度挺進春節檔。這也是這位大導繼2018年的《影》之后,時隔三年重回古裝片領域。

電影《滿江紅》講述南宋紹興年間,秦檜率兵與金國會談,金國使者死在宰相駐地,一個小兵與親兵營副統領奉命查案,被裹挾進巨大陰謀之中的故事。

演員陣容也相當搶眼,沈騰、易烊千璽擔綱雙男主,曾與張藝謀多次合作的張譯、雷佳音再度加盟,岳云鵬、潘斌龍、魏翔、張弛等喜劇演員也赫然在列。如此混搭又反差的卡司,令人遐想無限。

5年5部電影,題材類型各有側重,72歲的張藝謀依然展現出強大的創作活力。距離《滿江紅》上映還有24天,關于這部電影,我們在期待什么?

大歷史與小人物

看到“滿江紅”,你最先想起什么?相信大部分人腦海中都會浮現南宋抗金名將岳飛的名篇——《滿江紅·怒發沖冠》。

“壯志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”洋溢著殺敵報國的壯志豪情,讀之心潮澎湃。

電視劇《精忠岳飛》中的岳飛形象(黃曉明 飾)

然而,令人意外的是,電影雖叫《滿江紅》,片中卻不見岳飛,而是將時間設定在岳飛死后四年,即紹興十六年。此時的主要歷史背景依然是紹興十一年的“紹興和議”。

當時,在岳飛、韓世忠等名將的指揮下,南宋對金本已取得一定勝利,但宋高宗與宰相秦檜卻一心想與金媾和,甚至制造岳飛冤獄,最終以放棄舊疆和對金稱臣納貢為代價,換取了南宋在淮河、秦嶺以南的偏安局面。

《滿江紅》的故事正是以岳飛含冤被殺后,秦檜與金國的一次會談為背景,沈騰與易烊千璽飾演的一個小兵和一位親兵營副統領奉命查找兇手,揭開真相。

而從海報來看,《滿江紅·怒發沖冠》詞句投射在鮮紅的地面之上,似乎也預示著名將岳飛將以另一種形式“登場”。

據官方介紹,電影劇情將是基于一定歷史背景的重新創作,將傳說中的未解之謎,以全新的視角進行講述。

這種大歷史背景下的小人物故事,近年來在影視創作中格外吃香?!独C春刀》就以明朝末年崇禎登基,魏忠賢倒臺為大背景,但聚焦的是錦衣衛沈煉等一眾小人物故事。

馬伯庸小說也一直以“正史縫隙中生長出的鮮活小人物”為特色,由他作品改編的劇集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風起隴西》等,同樣延續了這一創作模式。

此類作品的優勢就在于,既有全民皆知的歷史事件和人物“背書”,又不必過分拘泥于史實,小人物視角也更容易引發普通觀眾的共鳴。

從張藝謀近幾部作品的創作中,也不難發現類似的趨勢?!稇已轮稀贰兑幻腌姟贰毒褤羰帧氛宫F的都是大時代背景下的小人物命運和情感。

尤其是《狙擊手》,在面對抗美援朝戰爭這樣的宏大敘事時,張藝謀選擇細致入微地描摹幾位戰士在一場戰斗中的英勇表現,這種“刪繁就簡”反而更具有直擊人心的力量,收獲了觀眾好評。

甚至在解讀《影》的創作時,張藝謀也提到對“平民”視角的鐘情:“中國傳統古裝電影講帝王將相、才子佳人的很多,但我想讓平民突圍而出,所以刻畫了一個普通人在帝王貴族游戲中的掙扎和困惑,生存和反轉。”

此番《滿江紅》無疑也將繼續這種嘗試,我們期待能看到更加立體豐富的小人物形象。

古裝與懸疑

滿打滿算,《滿江紅》是張藝謀的第25部長片,第7部古裝片。20年前,張藝謀執導的首部古裝武俠片《英雄》橫空出世,被視作轉型之作,拿下2.5億票房,就此開啟了華語電影的大片時代。

在這之后,從《十面埋伏》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到《影》,張藝謀也在一部又一部古裝大片中,將自己擅長的色彩美學與國風韻味發揮到了極致。

這一次的《滿江紅》同樣如此,從預告片不難看出,影片主要在山西太原古縣城取景,充滿了古色古韻。冷峻肅殺的整體色調也與燭光、煙火閃現時的暖色形成鮮明對比,頗具風格化色彩。

古裝之外,懸疑也將成為影片的主要類型。在張藝謀之前的作品中,懸疑元素并不鮮見,刺殺、替身、間諜等設定也曾在《英雄》《影》《懸崖之上》等影片中出現過。但這一次在《滿江紅》的創作中,張藝謀將挑戰更具有時間與空間限定性的懸疑故事。

已知劇情顯示,兩位男主角奉命在一個時辰內查明真相,主要場景在一所傳統庭院之中。其中,“限時破案”的設定是懸疑片常用的手法,國內觀眾所熟知的就有《唐人街探案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等。而故事在相對封閉的空間上演,則讓人聯想到《風聲》《無人生還》等等。

在此前的影片推介會上,片方也曾表示,《滿江紅》是前所未有的懸疑反轉片,張藝謀將選擇用一種最難的拍攝和剪輯方式來表現。

除了古裝和懸疑,《滿江紅》的另一重關鍵詞是“喜劇”,這也是最讓觀眾捏一把汗的地方。

畢竟,張藝謀上一部集“古裝、懸疑與喜劇”三者于一體的作品是《三槍拍案驚奇》,口碑并不如意。這次是否能將三大類型元素有機融合,還需拭目以待。

演員與反差

“10歲時,我在哈爾濱中央大街附近的電影院看到一部電影叫《紅高粱》,過了30年,也就是我40歲那年,終于走進了這位導演的銀幕。”張譯的這段獲獎感言道出了不少演員的心聲:能和張藝謀合作就是大型圓夢現場。

沈騰也曾在早年采訪中自嘲地表示:自己不敢整牙,就怕帶牙套期間,張藝謀突然找他拍戲。

沒想到如今終于預言成真,從物料來看,“沈叔叔”瘦身成功,眉頭微蹙,與平日里的喜劇形象相比顛覆不小,手上的鐐銬也在暗示人物的復雜處境。

除了沈騰,演員陣容中還有岳云鵬、潘斌龍、魏翔、張弛等一眾“喜劇人”。他們的表演是否能在正劇與喜劇間找到平衡,讓觀眾不至出戲,將成為影片成敗的重要一環。

至于易烊千璽飾演的孫均,則將是他的大銀幕古裝首秀。此前在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飾演李必評價不俗。此番胡須與疤痕造型,結合隨時出鞘的手中刀,穩重中帶著幾分狠厲,也與之前形象相差明顯,引人期待。

演員表中,還有兩位張藝謀導演的“老搭檔”——四次合作的張譯和三次合作的雷佳音。

此前,張譯與張藝謀合作的《懸崖之上》曾助力他拿下金雞、百花雙料“影帝”,此次角色正邪未明,但短短幾秒的眼神殺已相當驚艷。

雷佳音的角色則是最大反派,中國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奸臣之一——秦檜。有觀眾先入為主的印象在前,如何避免人物臉譜化,演出反派的層次和色彩,將是對演技的考驗。

縱觀張藝謀之前的古裝大片,在為觀眾奉上一場又一場視覺盛宴的同時,也時常陷入“形式大于內容”的口碑爭議。

張藝謀曾說:藝術最重要 的是關于情感和人性的刻畫。我們也期待在《滿江紅》中,見歷史,見美學,見人物。

關鍵詞: 滿江紅 張藝謀 新片

掃一掃關注“電影界”微信公眾平臺

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